{page.title}

央视专访台籍党代表卢丽安 由于不怕所以抉择大

发表时间:2021-02-08

  卢丽安:我本人的家人不反对,他们以为改造开放了,那也是咱们祖国大陆,不要怕。

  卢丽安:我一直认为在上海的台湾同胞,都是改革开放以后到上海来做生意的,不是这样子的。早在二十世纪初,20年代30年代40年代都有我们从岛内的乡亲,跨过那个海峡过来的,包含台湾在上个世纪中期还有一位李伟光医师,他在台湾引导了蔗农,种甘蔗的农夫,起来对抗日本,日本当然要找他麻烦,他就过来到我们大陆来了,到上海来开了一个诊所,并且还应用他开诊所做医生的收入,还有这个场合来支撑我们党的地下工作,而这个历史我不知道,岛内的很多青年人也不知道。

  卢丽安:可能自己也会更加负责,我认为比较大的,是在这里,在思维上。

  记者:那您回来目标是什么?

  卢丽安:因为老师们讲课的口音很不一样,比方说同样都是蜘蛛,墙壁上有一只蜘蛛,我知道闽南语怎么讲,蜘蛛,可是可能有的老师他的口音,他就说有一只蜘蛛。另外一个老师,有一只蜘蛛。面对很多老师他们不同口音的一般话,所以初中的时候,的确学习上挺挑衅的。

  记者:举个例子您做什么?

  卢丽安:他立刻就看了我,很严正说,是吗,你说真的吗,你真的想要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吗?那你回去细心好好考虑考虑,你违心的话我乐意当你的入党介绍人,他是这么说的。

  卢丽安:从事教导的人或者不会那么把金钱放在自己生活考虑的劳动所得的首位。

  记者:怎么看自己的这些一系列取舍?

  记者:当你有了这样的一种主意之后,你得付诸实行,入党介绍人很重要,找谁给你先容?

  记者:您知道了又有什么不一样?

  台湾岛内的时局给年轻的卢丽安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卢丽安:有一句话我也蛮爱好的,当你回过火来看的话,看自己毕生,你不见得发现自己比别人好,但是你做的选择让你不同于别人,我在小时候特殊喜欢这种浪漫主义的情怀,现在看自己做的这些事件,这些选择,有的时候我没有措施表白,好比说为什么要入党,这是我的寻求。我为什么要嫁给他,你心里面做了一个决定了,我当时为什么,我先生跟我们背景是不一样的,我为什么要保持嫁给他,我为什么愿望能入党,老是有一些幻想信心的闪光点,在共产主义思想里面,在社会主义思惟里面吸引着我。我先生一定也有他的长处,即使他也有毛病,所以很难很详细实践化,我为什么要入党,我只能说我在考察这个党,我觉得我乐意加入成为它的一份子。

  记者:有职业的年青人来说,您不把收入放在其中一个很主要的考虑因素吗?

  卢丽安:因为现在良多岛内的乡亲,他们可能是怕。

  卢丽安:1997年回来以后,有一段蛮长的时间,将近15年,我就好好地把自己的事情给做好,再加上台湾的生长教训,也是会让我有点比较刻意阔别我们所谓的政治。

  卢丽安:这完整都是机缘偶合,2013年我成为上海台湾同胞联谊会的会长,同样那年年底,上海市委常委沙海林先生他要到台湾去访问,他自动讯问了我,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到台湾拜访,在这一次出访的过程中,我们聊天在车子里聊天,交流之后我试探性问一下,我就说常委您看,我有没有可能我能不能申请参加中国共产党?

  记者:您和您丈夫都是学者,一个意识状态也好或者政治道路的抉择也好,会对一个学者发生什么影响?

  1997年,卢丽安在海外经历了香港回归,这次阅历给了她进一步的触动。

  卢丽安: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接触了身旁的同事,同道,中国共产党员是这样子,也可以是这样子。

  记者:什么让您发生了变化?

  记者:怎么会用怕这个字?

  在更大的图景中,卢丽安逐渐转变了以前对政治的见解。2003年,她以无党派人士的身份入选为上海市政协委员,开始参政议政。

  卢丽安:有,很多人都会问我从哪来,我说台湾,台湾来的,很多人说台湾,观光业许多,海滩很棒,我说不,你搞错了,那个不是台湾,他搞错了,他想成泰国,所以有点受到刺激打击,自己来自的那块故乡,在国际认同上是比较轻易被混杂的,这有点打击我的信心。

  让卢丽安觉得更加高兴跟义务重大的是,今年6月,经由逐级遴选,卢丽安被选举为党的十九大代表,固然刚满两年党龄,她却实行了一位党代表最为神圣的职责。

  卢丽安:等到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陷入一种有点儿不知所措的情况。

  卢丽安:这个问题我感到逻辑很可笑,我仍是中国的妇女代表,那怎么办呢,我先生怎么办呢?究竟我们现在是2017年,不是1927年,不是1937年,不是1947年,我想我们都要有信念有勇气,不要再纠结于过期的对峙的意识形态里面,我想我们爱台湾,也能够爱祖国大陆。我们爱台湾,也可以爱祖国大陆。

  记者:我能懂得为责任感更重吗?

  记者:要加入这个执政党,这是为什么?

  卢丽安:我还会跟同学们说你们有问题来问我,没有问题,你们想要跟我多聊一会儿也欢送,我的办公室,我什么时候在那也可以来。

  卢丽安:沉重,责任感是比较繁重的。

  卢丽安:我先生已经比我早毕业两年,而且他在台湾已经博士后做两年了,所以原来确实是想着,既然先生回台湾了,以后我也随着回台湾找学校任教就好了。然而有一些情形逐步显现出来,台湾那时候政治局势开端令人挺忧心的,那时候有一些打着同一的旗帜,但是已经在做些决裂的,为当前所谓的台湾独破的路线方针垫底的些政治事件出来。

  卢丽安:接下来就是如何当好个党员了,该加班加班,该早起到学校办公室去,好好改功课去。

  卢丽安:学者毕竟还是要安身立命,我先生他是我们所谓的外省第二代,他那时候是一名十五十六岁的少年,没得上学,没得工作,穷途末路了,只好登上了一艘船,出去了,他是遭遇过这种省籍情结的轻视也好,所以他非常仇恨社会不公平,不公正正义的景象。

  在英国爱丁堡大学取得了文学硕士学位之后,卢丽安又到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这期间,她和现在的丈夫相识结婚,和其余大多数的台湾留学生一样,夫妇两人最初的选择是回台湾工作。

  卢丽安:晓得了当然会不一样了,你会发现两岸的衔接始终都在,你看到的是很大的一个图景,全部民族它要怎么振兴起来,我们每个个人都是民族里头的,这条长河里面的一份子。

  卢丽安:也这么做,但是当初不一样了。

  记者:在您决议回到大陆来之前,跟家人在沟通的进程中,家人恐怕也反对过?

  记者:片子里看来的吧?

  10月26日,加入完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卢丽安从北京返回上海,在复旦大学开始日常的教养工作。在本次党代会上,与台湾省代表团成员大多为假寓在大陆的台湾籍第二代不同,她是独一一位土生土长的台湾籍党代表。

  卢丽安:电视上好多消息,我们大家约着一起看直播,我们英格兰的那个同窗他愁眉不展的,他说大英帝国又损失了一块国土,我们那个印度的同学就说,由于印度之前也是从大英帝国那出来的,他说你说那什么意思,香港九龙那边本来也不是你们的,我们澳门的同学说,对啊对啊,我们澳门也很盼望早一点回归,我发明我在那傻笑着,我在那傻笑着,我想对啊,都有情理,每个人的立场的确都是一个立场,那我自己的态度是什么。

  卢丽安:很可怜的,这种怕不是我怕你,而是心里面一种模摸糊糊的焦急,不知道如何面对两岸的关系以及走向。

  来到上海的最初多少年时光里,卢丽安以教学为重,与“政治”刻意坚持着必定的间隔。

责任编纂:张迪

  记者:什么起因让您选择大陆?

  卢丽安:通过我在大陆20年的生活,通过我浏览历史,通过我阅读研习中国共产党党史,我有句话与大家分享,这句话就是历史无奈挑选,但是现在可以掌握,将来可以首创,谢谢各位。

  卢丽安:十倍吧,十倍不止吧。

  记者:但是这是一个勤恳的人,有追求的人,他也会这么做。

  记者:为什么?

  卢丽安:我得感激我们在上海的一位先辈,一位林明月女士,因缘际会之下我们认识了,她当时是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的会长,她激励我说我们有一个同乡会,有一些活动你可以来参加看看。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主动播放 play 央视专访台籍党代表卢丽安:因为不怕所以选择大陆 向前 向后

  记者:你好,我是台湾中天电视台的记者,有些人说你中选了中共党代表,你就会不爱台湾了,会这样吗?

  记者:哪儿?

  卢丽安:对,没错。

  在大陆参政议政十多年后,卢丽安再次做出了一个令身边很多人感到惊奇的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

  记者:他的反映是什么?

  1990年,卢丽安从台湾政治大学毕业。之后,她远赴英国爱丁堡大学英国语文学系留学,海外生活让她多了一种看台湾的视角。

  经过申请,1997年,八码心水高手论坛24331,卢丽安夫妇到上海复旦大学任教,开始了他们在大陆的生涯。

  记者:那对你来说,有什么还要斟酌的吗,已经想得很充足了。

  记者:因为那个时候呈现在上海的往往都是台商。

  卢丽安:因为车子会经过的那一条路,老兵们他们住在那一条路比较多,透过那一盏昏黄的灯,我一瞥,灯下是一个空空的桌子,看到的是一种清寂的房子,感触不到暖和,一个老兵,老伯伯孤孤独单坐在那,可能看着电视或者可能是发愣,台湾那时候在拼经济,不太关怀得到这些我们现在认为是比较底层的大众。

  记者:那就是,岂非不是吗?

  卢丽安:因为毕竟我成长的过程,对中国共产党,它是有这样子有那样子,很多的渲染,歪曲,误导,有形或无形地都会造成我心里面,已经预设它是某一种似乎比较横的,不讲道理的,比较粗暴,彪悍,络腮胡子。

  卢丽安:不台湾老师,所以咱们是第一例,真的两个人是第一例。

  卢丽安:收获,播什么种子呢,作为一个人文学者,我要播的种子更多的是一种,可能结公道性剖析思考以及一种理性的立场来意识世界。

  记者:二十年从前了还在用这个字?

  除了履行政协委员职责之外,卢丽安开始活泼于台胞之间的联谊活动。从2002年开始,她先后担负了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常务理事、副会长职务。2013年,担任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第九届理事会会长,在各种详细事务中,卢丽安对共产党的认识逐渐在产生着变更。

  时任上海市委常委的沙海林成为了卢丽安的入党介绍人,2014年,卢丽安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一年之后,她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准备党员。

  记者:假如回台湾做老师和回到大陆做老师,收入会相差多少?

  卢丽安:参政议政可能让我感知到了更加一点社会参加的责任意识,我的尽力可以更好地借由党员的身份施展出来。

  卢丽安感性真挚的答复,沾染了在场的记者。媒体的普遍传布,让她敏捷进入到大众的视线中。1968年,卢丽安诞生于台湾高雄一个小县城,虽然处所不大,但这里寓居着台湾原住民和来自福建、广东的迁居者,以及跟着国民党来台的大陆各省人,不同的族群有着不同的风气、语言和文明,多种不同的生活方法冲击着卢丽安的孩童时期。

  记者:在你留学的时候,有没有人问是从哪来的,你怎么说?

  卢丽安:首先我不怕大陆。

  卢丽安:当党员更要自发,譬如说我作为一名党员老师的话,有的共事就说你上课上一上,下课就可以走了。

  个人对社会的察看和休会,加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台独权势导致台湾岛内局面不稳,两岸关系缓和。卢丽安夫妇做出了一个当气节很多人都不理解的决定,到祖国大陆的上海定居就业。

  卢丽安:我小时候也很怕一种气象,周末回家,有时候坐夜车,晚一点的车,都已经傍晚了,我最怕途径旁边的小屋子,里面一盏昏黄的灯。

  记者:为什么怕?

  上海市台湾同胞联谊会是台湾同胞在上海的乡亲会组织,为扩展两岸民间交换来往,促进两岸同胞的彼此懂得,常常发展多种情势的民间联谊活动。在这些运动中,卢丽安对两岸关联有了新的认识。

  记者:没有台湾老师?

  卢丽安:举个例子我那时候看电视看了好多谍战片,我挺恼火的,因为谍战片里面不是共产党打国民党,就是公民党打共产党,所以我在参政议政市政协的会上,我就写个提案,你要考虑两岸独特的一种民族情感,枪口要一致对外,编剧总是这样写,你让两岸怎么和平发展,所以就用比拟挑刺的目光看身旁周遭的一些问题。

  记者:那您不是党员之前,不是这么做的?

  卢丽安:我说真的吗,吓一跳。